再闯天路(二十四)
2019年7月11日
出自:科技亿万先生平台三胺车间--杨红玲



——川藏北线骑行记

2018年9月30日,古露——当雄,骑行74公里。

昨晚半夜听着走廊里好些脚步声,今天一早起来就遇上昨晚住进来的,自驾游的大姐,说是从沱沱河那边过来的,说这里住宿太差,询问我卫生间在哪里,我带她到楼后面那个公厕。

我给她说开车的一般都不会住这个镇的,为啥没在那曲住下,她说开车的没想到遇上雨雪,原本计划是到拉萨的。

回到房间,吃了冲的奶粉和饼,我们出门都7点40了,那些自驾的还在拍照,跟他们打了招呼,我们就骑上了公路。

出门就是大雾,能见度也就十几米,温度也就零度左右,我和老公都把薄羽绒服穿上,又戴上厚手套。

给他和小骑友拍了个全副武装的照片,我们才正式出发,开启雾中骑行的模式。

往前骑了一小段,两边就没了人家,雾也越来越浓,能见度不及10米,有时就只有两三米,出门是下坡起伏,视线不好我们也不敢骑得太快,就怕遇上坑洞,但速度还是有20来码,今天应该是比较轻松的一天吧。

才骑了十来分钟,我的眼镜就蒙上了一层雾,渐渐看不清了,想着是雾气吧,伸手用手套背面擦了擦,没有好转,再擦了擦感觉推开了一层薄薄的膜,心里一咯噔,是冰哪里是雾哦。才骑了几公里,边骑边擦也擦不掉,手指尖都冻僵了,果断停车休息。

就这么几公里的路程,我们的衣服上已结了一层薄冰,这气温至少也是零下好几度了。就这样骑个四五公里就得下来擦擦镜片,跺跺脚搓搓手,我和老公怕羽绒服不防水,又把防风衣加在面上,既防水又防风还能保点暖。现在我们仨都是把所有的衣服全部穿上了,也抗不住这冷得刺骨的天气。

我们基本上是骑个四五公里就要下车休息一会儿,虽然下坡起伏的路速度不低,但骑骑停停,一个小时我们也只骑了十二三公里。

遇上大雾最怕的就是遇上大货车,一连串的大货车开过,我们马上转到路边让道。109国道全程在修路,估计是为了缩短路程,大多在我们骑的109国道的旁边,但有很多便道把新旧国道相连,工程车进进出出,就时不时会出现堵车的情况。

骑到9点20分,我们离开了那曲,进入当雄境内,雾还没有消散的迹象。偶尔在一处估计是雾要薄一点的地方,感觉阳光正向我们撒来,只是还没到我们身边又被浓雾挤了出去。再骑一段又有那种要亮开的感觉,只是又是空欢喜一场,阳光仍然在雾外徘徊。

又骑了半小时,路边的雾稍稍淡了一些,能看到牧场上吃草的牦牛,影影约约的雾被撕开了一个小口子,露出了一小块蓝天。

看到了漂亮的蓝天白云,气温也开始上升,我的眼镜表面已经是雾气而不是薄冰了。

短短的几分钟的路程,我们真正来到了太阳下,湛蓝的天空,雪白的云朵,和半山腰上驶过的列车成了我们眼里极美的风景。

一路上坡,无意中一个回头,来时的路哪里还有雾的踪影,只有远远的雪山在云层的簇拥下排列整齐,我们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。

坡下跟国道并排的新国道这一段修得有了雏形,我们是一路蜿蜒上坡,它们是一路直行。

10点半过,我们骑到了芒隆拉山垭口,垭口处也有一条便道跟新国道相连,而标牌就在便道口。

我们都在这里拍了照打了卡才继续出发。

离开垭口不到2公里,路的左侧并排八座白塔静静地伫立着,这就是藏北八塔,只是这一路看过的白塔太多,我们也没有刚遇上白塔时的兴奋,只是我过去拍了几张照就匆匆而过。

一路骑行一路有雪山陪伴,周围就再也没有别的景色了,青藏高原有一些让我们审美疲劳了。

只是路就这么一直向前延伸着,没有转弯只有起伏,我们的目的地就在天边。

我们在路上只是吃了些干粮,计划到当雄去吃午饭。后面基本没有停歇,只是在离当雄有十几公里时,一个岔路有到纳木错的标牌,路面已经被挖得很烂,露出了下面的土层,也是在修路。

我和老公用导航算了一下,路程不算远,只有几十公里,听去过的小骑友说,垭口海拔就有5200米,再加上这条路是县道,应该很陡,想了想我和老公的车,这一路状况不断,我们还是不敢冒这个险,算了到了当雄县城看有没有包车再说吧。

下午1点已经看到当雄的路牌了,骑进城一路找到住宿,也快1点半了。问了旅馆老板,说从当雄到纳木错的车比较少,我和老公一合计,又看了一下车况,如果我们坐车去纳木错,肯定就不能跟小骑友一路了,他是明天一定会到拉萨的,而老公的车链条又出了新的状况,联接链条的魔术扣有一边已经断裂,只有一边跟链条联接着,如果再用力蹬踏就百分之九十有断链的可能。我们最后还是决定到拉萨再说了,纳木错就留到拉萨再去拼车,或下一次再骑去吧。

我们收拾好东西,出去吃了饭,刚回旅馆休息,外面就下起了大雨,庆幸我们已经安全到达了。这高原的天真是比婴儿的脸还快,说变就变啊。

 

本信息被访问274次。

联系电话:(+86)-0838-2313833  传真号码:(+86)-0838-2304222  邮箱:scmeifxxzx@163.com